主页 > 游戏道具 >

中国妙招助伊朗规避制裁,伊朗投桃报李,不仅打折还提供一项特权

编辑:凯恩/2018-09-23 17:37

  日本的天狗据说也是引自中国,但在中国,天狗并不是作为妖怪出现的。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中,天狗是一种动物:“又西三百里,曰阴山。浊浴之水出焉,而南流于番泽。其中多文贝,有兽焉,曰天狗,其状如狸而白首,其音如榴榴,可以御凶。”《太平御览》卷九零五引《秦氏三秦记》说:“有白鹿原。周平王时白鹿出此原。原有狗枷堡,秦襄公时有天狗来其下,凡有贼,天狗吠而护之,一堡无患。”

  天狗星是煞星,特别是主兵灾民祸,天狗坠地,大军覆境的记载在中国的笔记文献中并不少见。北宋句延庆的《锦里耆旧传》卷二提及:“五代前蜀永平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丑时,天上忽震一声,有电光数丈,或明或潜灭,皆云天狗也,占其下杀万人。”明代王兆云的《白醉琐言》中有“天狗兆灾”条,云:“万历十六年九月中旬天初明时,西南忽见有红白气如龙,亦如犬,长竟天,其光下扫地及拂人间,皆惊倒,良久方不见。寻考《天官书》,以为天狗星见,扫民间也。次年果赤旱数千里,民至采榆皮买麻饼充食,饿死者不知几千万人。又继之以大疫,死者无算,至有灭门者。”

  鸟身还是人身?

  星宿和高级妖怪的殊途

  日本各地的传说中,路人遇到产女,产女会让人帮忙抱孩子,路人一旦接过孩子,会出现几种情况:一种是产女自己成佛了,抱着孩子的路人却要承受更多,这个孩子会咬人,路人需要寻找机会脱身。在水木茂《妖怪大全》里,描述了另外两种情况,一种是发现怀中抱的孩子越来越重,天亮之后一看是石头、石塔之类的重物。还有一种流传的说法是,如果有人能够承受住孩子的重量,一边抱着孩子,一边大声念诵佛经为产女超度,作为报答,产女会让人获得惊人的神力。

  在中世天狗就是最有势力的妖怪。《太平记》《是害坊绘卷》《天狗草纸》《七天狗绘》等绘卷和文字资料中都有记述。天狗的传说,后来又融入宗教元素。镰仓时代《是害坊绘卷》画了是害坊天狗与天台宗僧侣大战,结果败退的故事。天狗在那时的基本形象是佛教的对立者:刚开始是天资比较高的僧侣,因自己才能高,渐渐生了傲慢心,偏离佛道,堕入天狗道,成为妨碍佛教信徒的妖怪。

  不过在日本,天狗并不是纯害的形象,反而是动画、文学等作品中常有的角色。森见登美彦的《有顶天家族》中描述了迁都平安城后,人类、狸猫、天狗三足鼎立的世界——“人类在街上生活,狸猫在地上爬行,天狗在空中飞翔。”其中天狗的豪语是:“抬头仰望这城市四周的山巅吧!好好对居住于天界的我们心存敬畏吧!”这大概也是天狗一贯的傲娇形象吧。

  那么,姑获鸟在中国是一种什么样的事物?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提到姑获鸟,同时提到姑获鸟有别名如“乳母鸟”“夜行游女”“天帝少女”“隐飞”“鬼鸟”,说传说中是死凤凰娱乐(fh03.cc)去的产妇所化,纯雌无雄,七八月夜飞。引《玄中记》说:“云是产妇死后所化,故胸前有两乳,喜取人子养为己子。凡有小儿家,不可夜露衣物。此鸟夜飞,以血点之为志。儿则病惊痫及疳疾,谓之无辜疳也。”这大概是古时候遇到难解的疾病而生发出的民间知识吧!

  妖与灵兽的二元

  九尾狐的故事一直是舞台表演和浮世绘等艺术形式热衷的主题。幕末的曲独乐师竹泽藤次,以九尾狐为主题,创作了《金毛九尾三国渡》的杂耍表演,受到当时人们的欢迎。浮世绘画师葛饰北斋也画过《三国妖狐传》,里面画的就是九尾狐的三个化身——天竺的华阳夫人、中国商朝的妲己和日本的玉藻前——的故事。

  姑获鸟和“产女”相提并论是在江户初期。江户初期的哲学家、代代服务于幕府的儒官林罗山(1583-1657),写了《野槌》和《本朝神社考》这两本涉及妖怪和怪异的书。他还有一本《多识篇》,是将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的各种自然物翻译成了日语,并做了进一步的解释,罗列了对日本和中国共通的妖怪。江户后期盛行的妖怪博物学理解多少受到了林罗山的影响。林罗山在《野槌》中提到了产女和姑获鸟还有鵺都是同一事物,他认为“鵺”这种鸟就是杜鹃或者布谷鸟,别名叫“唤子鸟”,姑获鸟在日本对应的就是产女。

  姑获鸟之谜

  日本有一个妖怪叫“姑获鸟”。在国内热门的游戏中也有它的身影,它手执纸伞,以女性形象出现,喜欢小孩子,尤其是婴孩,一听到婴儿的啼哭,就会赶过去,还会照顾无人照应的婴儿。京极夏彦的《姑获鸟之夏》也和这妖怪有关。在日本的妖怪传说中,姑获鸟的形象常常和“产女”这一妖怪相混淆。

  天狗是日本最著名的妖怪之一,与河童、座敷童子等一样拥有遍及世界的名声。天狗的形象大多是身材高大、红脸和大长鼻子,穿着修验僧服、高齿木屐,手持羽扇和宝槌,一般住在大山里,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。

  但除了九尾狐,狐的形象不管在中国还是在日本,都是十分多元的,狐的形象,一直善恶并存。这大概也是“妖”和“仙”可以互相转化、并非壁垒森严的结果之一。《太平广记》卷四四七引《玄凤凰彩票(fh03.cc)中记》说:狐五十岁,能变化为妇人。百岁为美女,为神巫,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,能知千里外事,善蛊媚,使人迷惑失智。千岁即与天通,为天狐。天狐是狐狸中的得道者。唐戴孚的《广异记》“长孙无忌”条提到天狐,说“宅内井、灶、门、厕、十二辰等”,皆不能制。五岳神虽擒之而不能杀,因为天曹所役使也。

  和中国志怪中很多的人狐相恋并结婚生子的故事类似,日本也有突破人妖壁垒的故事。比如平安时代著名阴阳师安倍晴明的母亲葛叶狐。葛叶狐传说是住在和泉国(现大阪府)信太森林中的白狐,化身为女子,成为安倍保明的妻子,并生下了安倍晴明。某日,其原形不小心被丈夫识破,只好离开。另一说是安倍晴明五岁时,意外见到了母亲狐狸的真身,于是母子分离。在歌川国芳的浮世绘作品《木曾街道六十九次之内 妻笼 安倍保明 葛叶狐》中,画的就是幼儿的安倍晴明与葛叶狐母亲分离的场景,母亲的身体即将消失,孩子伸手抓住她的衣裙,母亲回首悲戚地看着儿子,纸拉门上有葛叶的留言:“如果思念,就来寻找吧。会逢和泉最深处,信太之森有葛叶。”传说晴明日后依循这一指示曾去森林中寻找母亲,而他从小显示的不凡灵力也是来自于母亲。《今昔物语》中说安倍晴明和师父一同在晚上出行,行至某处时,甚至比师父更早洞悉路上的百鬼夜行之景,由此被师父断言天赋惊人,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狐族的母亲有关。狐族后裔的传说也为这位平安时期著名的阴阳师增添了传奇的色彩。

  李昶伟